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夜明珠港彩 > 杜汶泽 > 正文

杜汶泽VS彭浩翔背后的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5-06

  杜汶泽此次过激言论引发如此震荡,是两地冲突日渐强烈背景下的一个爆发点。从两年前抢购奶粉、大陆人被称“蝗虫”,到近日内地儿童当街便溺,两岸冲突日渐发生。杜汶泽“有本事别让我来内地”更成了火上浇油,自然激起部分网友的愤怒。

  而彭浩翔此前也因为《低俗喜剧》等作品引发争议,有影评人评价其作品“故意割裂陆港关系,用简单粗暴的手法去站队”。

  对于新片《人间小团圆》,他并没有因为汹涌的网友质疑删掉杜汶泽的客串戏份(真的只是打酱油戏份),表示如果观众不想看到某演员,可以遮住眼睛,并不影响完整剧情。即便如此,在部分网友看来,彭浩翔和杜汶泽是“一伙的”。

  对于是否有意在电影中割裂陆港关系,彭浩翔本人独家回应新浪娱乐:“我真觉得我没有(故意割裂陆港关系),因为好像,《人间小团圆》你看没有内地的演员,是因为它是一个发生在香港的故事,我后面跟华谊兄弟的另外一个电影《撒娇女人最好命》,它是完全发生在上海的故事,它就一个香港演员都没有啊,所以对我来说,重要的是一开始的那个故事到底它是发生在哪里,它发生在哪里就应该找哪里的演员,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很正常啊。所以我也不会觉得《撒娇女人》里面我是香港导演,我没有放香港演员(有什么不妥),不需要啊,有一天如果我要拍一个英语电影,我不需要中国演员,我就不放中国演员。”

  杜汶泽惹下口舌之祸遭到内地网民“封杀”,以至于彭浩翔新片《人间小团圆》中,仅有少量杜汶泽戏份,也被网友抵制呼吁全民罢看该片,让杜汶泽尝尝恶果。彭浩翔为此特发长微博挽回局面,而杜汶泽这次终于消声,经纪人Sally独家回应,也仅为:“我们不做回应了。”彭浩翔也在发布会上说:“电影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,是这么多年来团队的心血。万一中间有些演员你看得不舒服,我提议在他出现的时候,你掩住自己的眼睛,因为他的戏本来就很短。这样既可以看到完整的故事,又不会见到不想见的人。”

  彭浩翔既希望平复部分网友的“怒火”,又不“倒戈”好友杜汶泽,从某种意义上说,也是圆滑平衡之举。一位曾参与彭浩翔电影项目的电影宣传人员X小姐,这样评价彭浩翔:“挺清楚在什么样的场合说什么话,性格就不是过激的人,虽然能看到网民不对的地方,也很清楚杜汶泽不对的地方。但是不因为是杜汶泽的朋友就偏袒他。”

  杜汶泽多年来纵横香港娱乐圈,居然积累了一个“臭嘴”、“大嘴”的贱名,实属奇葩,结婚时的伴郎好友刘德华、黄秋生纷纷弃他而去,黄秋生甚至说:“我是这个圈子里最后一个离开他的人。”但有意思的是,杜汶泽似乎很早就意料到有这样的结果,并且掌握了一套他自己的人生真相,比如他就说,我爱说话,所以呢大家相信我会得罪人,道理就如同梁朝伟长得帅,所以他不说,大家也相信很多女人跟他好过。

  而至于现在很多内地网友甚至内地同行对他的斥责,杜汶泽在很久前也做好了心理建设,那就是在博客上写过的“放屁论”:难道在公众场合放屁前,都跟大家说,“我食滞咗(指消化不良),想放个屁!系人都要放屁,好奇咩?”如果所有人都相信我是一个从不放屁的人,你问我有否放,我说有,可能会伤害很多人的感情,我说没有,你说我是伪人。问题在于我也有努力过把异味盖着,今天你发现了,也不是我自己“扬”出来的呢!是有人嗅到后跟人分享的!

  杜汶泽与彭浩翔曾有相似经历、彭浩翔做过服务员、在中环送过信、一边“乱七八糟什么都做”,一边写东西;而杜汶泽做过大哥的小弟、服务员、还在20几岁时就欠下百万赌债逃离香港躲债,此前的人生都是如此。但不同的是,彭浩翔没有杜汶泽这样“简单粗暴”,在敏感话题上一向谨慎,也更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。

  彭浩翔很懂进退之道,在facebook上的态度与微博上有不同,懂得如何自处,不会顶风作案。“从这点上来说,我觉得彭浩翔要更加聪明些”粤港记者资深记者能能认为:“彭浩翔的聪明,在于很多事不会很绝对;但杜汶泽呢立场鲜明,但是又很肤浅,这个人很容易情绪化,容易通过情绪化的东西,比如喊一些口号,来发泄他的不满,赢得香港本地一些过激的年轻人的支持。”

  能与杜汶泽、彭浩翔两位都有过多次接触,她评价二人:“我觉得彭浩翔和杜汶泽都是很聪明的人,也是一部分新生的香港人的代表,他们也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才会做《低俗喜剧》那样的电影。彭浩翔也会在香港监制一些只在香港上映的电影,那时候他会注意提口号,绑架一些民意。彭浩翔很聪明,可以灵活穿梭两边不得罪,但是杜汶泽太冲动,太沉迷于在香港成为意见领袖,反而抽不出身来。反而从这点上我可以看出,他没有彭浩翔那么可怕。”

  能能认为,此次爆发的“封杀杜汶泽”事件,事实上埋伏已久,是大陆与香港矛盾下的一个体现,只是在电影领域的一个反应。“这个情况不是今天才出现,彭浩翔在《低俗喜剧》那个戏的时候就是这样,用狭隘的立场来嘲讽、将香港的核心价值定义为低俗”,此次杜汶泽的情绪也似是当年的延伸,看上去是新的事件,但他们其实好久之前就是这个调调。”《低俗喜剧》曾被视作廉价的发泄,更是用哗众取宠的方式获取港人的共识。

  如果说彭浩翔会用捷径的手法煽动民意,也是因为民意中埋下了这样的种子。最近在电影市场领域前后爆发了两次小规模的对立事件,就是这种紧张气氛下体现。为此新浪娱乐采访了媒体界、电影界多方人士,听听他们如何感受并评价陆港两地的文化冲突。

  一位电影圈资深摄影记者C先生,对近日以来在香港的工作感到艰难。该记者在不久前的香港金像奖工作期间,亲眼目睹了两地媒体间爆发的冲突。“香港媒体看不起内地媒体,经常不愿意跟内地记者一块采访。但是他们问的问题、是给内地给提供素材;问也都是用普通话提问、艺人也用普通话回答、最终还是要到大陆的节目中播出。其实他们的问题也并不高深,无非是苦不苦啊?片子里感情戏多不多啊?最近传的绯闻是不是真的啊?如果艺人结婚了,就问什么时候要小孩啊?再问问听没听说谁离婚了啊?无非就是这些,在内地媒体看来,他们问的才叫不专业。”

  “香港媒体的一些从业者,从骨子里看不起内地媒体,所以才当着姜文的面,爆发了冲突。当时主办方规定香港媒体、内地媒体分开采访姜文,到香港媒体采的时候,内地一家电视台提了一个问题,香港媒体就不干了,当场表示集体不采了,这时候内地就不高兴了,觉得那你们不采我们采。随后就爆发了冲突,甚至还动了手。”

  “有些香港媒体人觉得,这是我们香港媒体的地儿,你不要站在这里,内地媒体觉得大家都挤挤就好了,无非就是工作。有的香港记者嘴里就不干不净的,用粤语骂。”

  不少记者都提到,在香港召开的片方会,工作人员会说“香港媒体在这边”“中国大陆媒体在那边”,既然这是香港国际电影节,有国际二字,全世界都可以来采访,为什么要单独分出香港和大陆呢?“那香港媒体去不去戛纳电影节?去不去威尼斯电影节呢?那个时候香港媒体也要先单独采访,大陆媒体待会再问么?”

  做粤港两地记者多年的能能也认同这个观点:“我觉得港人的心态变化,已经是大家的共识。我做粤港记者能感觉到,香港娱乐记者排外性非常强,多数时候还以一种拙劣的方式体现出来。两地媒体同时存在的时候,经常会爆发矛盾。在香港的时候,一些本土媒体非常嚣张、非常不礼貌、一些小事也会挑起矛盾。”

  不久前,导演杜琪峰的新片《华丽上班族》在广州的发布会上,两地媒体之间爆发的矛盾,也说明了这个问题。“主办方面对内地媒体和港媒对待方式的不公,令内地媒体不满,当着主创的面喊出来。当时这场发布会没有安排任何群访,主持人号称,已经搜集了媒体的问题,就由主持人现场发问了。可于此对应的是,主办方专门留了两个问题给香港媒体,由港媒现场发问,而当天港媒到现场很少,所以看上去,就是留给了那个别的几家港媒。当场内地媒体就喊出来,‘为什么不给内地媒体发问’,场面还挺尴尬的。”

  “其实香港大的媒体对大陆记者还不错,到是那些从来没有出过香港的小媒体,反而非常反感大陆媒体。”C说。

  “封杀杜汶泽”等一系列事件,引发两地关系的紧张。究其深层原因,是两地经济、文化地位的变化导致了大陆人和香港人在心态上的变化。

  大陆电影领域营销公司总裁L,对杜汶泽行为颇为反感,他认为究其深层原因,是“过去的香港,在社会制度、教育水平、生活环境、经济状况上,都较大陆有优越感,而现在内地发展的这么快,很多人富裕起来去香港就医生子、让子女接受教育,香港人觉得自己的空间受到了挤压。”L说,“其实香港人心里很矛盾,一方面离不开内地,毕竟内地市场太大了;有钱、能有大制作、强大的后期,原来香港电影工业积累的优势,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,导演的水平、思维方式也不再有优势,这也导致了行业人心态的变化。”

  X小姐也感觉到这点,“内地和香港的关系正变得更加微妙,过去内地对香港充满仰视,香港人刚刚来内地的时候,大家还奉为大师,随着内地导演的崛起,两地文化、经济上距离 的缩小,这种仰视的心态渐渐消失了。但香港人的精英心态还在。”

  电影行业从业者、同样参与多部香港电影制作的竹聿名也提出自己的看法:“我不认为这是文化上的冲突,我觉得只是利益冲突。彭浩翔的态度是他个人的事情,只是现在因为种种社会原因,上升到了港人和内地人状态的问题。其实他所表达的东西,有很多香港人也认为没法立足,和圈内的电影人吃饭聊到这些,也有很多人对彭浩翔、杜汶泽有意见。彭浩翔、杜汶泽两个人,香港人里不喜欢他们的多得不得了,为什么我们要考虑接受不接受他们呢?”

  “香港一定会有看不起内地人的人,随他吧;话说回来我心里也有很多看不起的香港人,这没有什么问题吧,尊重你的存在,和如何看待你的人品,是两件事。以我交往的香港朋友来说,他们对大陆,就没有这样的看法。”

  “放到大时代和大背景来说,这些谁看不上谁的事情,都是蝼蚁而已。在大的历史角度下,都是太微不足道的事情。香港电影也好、大陆电影也好、在整个电影历史和工业里,也都是很小的事情。”竹聿名说。(魏頔/文 张家瑞/资料整理)

本文链接:http://meconltda.com/duwenze/16.html

相关推荐:

网友评论:

栏目分类

现金彩票 联系QQ:24498872301 邮箱:24498872301@qq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